02:

我怒火直冲头顶,气的七窍生烟,当下就扯了猩红披风,一路从大殿杀回了寝宫。

我摔开门,果然就看黑漆漆一片的房间中层层叠叠罗着几张红纱软垫,而在那之上,则是压着一个巨大的棺材。

这种建筑风格说白了也还是过激背德,朔间零自打上任以来,就跟和这四个字杠上了一样,把各种方方面面都死命儿往这里整,像是给史莱姆身体里塞骷髅这种事儿不知道做了多少。我案前堆满了属下的投诉信,他却依然不知悔改,还美曰其名什么艹人设。

艹尼玛的人设,就史莱姆那种三岁小女孩儿都能随意揉捏的东西,你给他塞个骷髅它就过激背德了吗?啊!?就为了好玩儿随意增加下属的工作量,你良心过得去吗?啊!?

等事后我气过头再一想,的确啊,魔王是不需要良心...

邪教敬零 ,敬人第一人称
是自己想象中的二年级敬人,大概路子有点野。

01:

我坐在高高的王位之上,听着属下给我汇报军情。他的头深深的垂下,低的不能再低,只顶着个发旋给我看,颤抖的声音好像我下一秒就会把他生吞活剥了一样。

我看不得属下那个窝囊样子,一看就来气。这帮人平时一副游手好闲的样子,一到我面前就抖得跟个鹌鹑似得,抖抖抖,抖什么抖!你们要是好好干活儿!我能连续十个小时说教给你们听吗!

我心里的火苗嗖嗖的蹿着喉管往上冒,好像下一秒就能喷出火来。台下那只炎魔继续抖着给我汇报,短短一句话抖的给我唱出了个do re mi fa so la si ,下一秒就差给我高歌一曲了。

你唱,你尽管唱,我一边把座椅捏的咔...

近期涂鸦

至也太没理想了,区区爱丽丝就能动摇你不成!来,你也给我体验下氪到吃土的感觉

我们的目标是,搞事!搞事!搞事!

初见

手书地址:https://www.bilibili.com/video/av7967235/

还有好多没画完,下回再画。大天狗不是来捉奸的,他俩还没在一起

又开始凑表脸的往外扔草稿

大天狗说他要追求他的大义。

妖狐在心里嘲笑大天狗简直就是中二病晚期——在这个不思上进阿妈从来都是看脸练式神的地方,你能追求个什么大义?比一比谁脸更好看吗?

他拿扇子遮住嘴角撇出来的那点不屑,看上去依旧是一片恭敬的问道,那不知究竟何才是大天狗大人您的大义。

我的大义?大天狗冷冷的看他一眼,反正不是你这欺软怕硬,只知诱惑少女的妖狐能懂的。

看来他俩这方面还真是挺默契——两人横竖怎么看对方都觉得腻歪的紧,也是谁都瞧不上谁。


—over—

其实就是我自己心目中的狗崽相处模式,就是“我觉得你傻逼你看我是狗粮”这种针锋相对的感觉。
哪天画一下或者撸个小文

SE_朗朗朗

二狗,我是大壮啊!

© SE_朗朗朗 /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