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天狗说他要追求他的大义。

妖狐在心里嘲笑大天狗简直就是中二病晚期——在这个不思上进阿妈从来都是看脸练式神的地方,你能追求个什么大义?比一比谁脸更好看吗?

他拿扇子遮住嘴角撇出来的那点不屑,看上去依旧是一片恭敬的问道,那不知究竟何才是大天狗大人您的大义。

我的大义?大天狗冷冷的看他一眼,反正不是你这欺软怕硬,只知诱惑少女的妖狐能懂的。

看来他俩这方面还真是挺默契——两人横竖怎么看对方都觉得腻歪的紧,也是谁都瞧不上谁。


—over—

其实就是我自己心目中的狗崽相处模式,就是“我觉得你傻逼你看我是狗粮”这种针锋相对的感觉。
哪天画一下或者撸个小文

评论
热度(26)

© _阿朗朗朗 / Powered by LOFTER